柳丁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央行官员回应加息货币政策不会急转向【CICEE】

时间:2022-11-24 来源网站:柳丁财经网

央行官员回应加息:货币政策不会急转向

央行官员回应加息:货币政策不会急转向 更新时间:2010-11-20 7:57:02   央行智囊称稳健的货币政策并非紧缩

11月18日金融专家、央行上海总部调查统计研究部副主任顾铭德在上海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是一种多目标下保持综合平衡的回归常态的货币政策,不能单纯理解为紧缩。

顾铭德进一步指出,在防通胀已经成为央行的目标和任务,所以在目前阶段,稳健的货币政策对控制信贷规模和货币发行量是紧一点的,但是并不会转变得过急。

上个月央行宣布了近三年来的首次加息,随后又在上周将银行存贷款准备进率提高50个基点。但是,居高不下的物价让通胀预期加剧,市场担心央行近期或有第二次加息。

顾铭德并未透露自己对是否将加息的判断。但他详细解读了去年以来央行货币政策在不同阶段的特征。

他指出,今年实现的适度宽松货币政策与2009年的有所区别。在2009年货币政策的重点在“宽松”,由此创造了9.6万亿元的信贷增量,增幅超过了20%,并且信贷加快主要集中在2009年第一季度。而2010年货币政策已经转向到“适度”。

他认为,今年信贷实际运作结果应该和7.5万亿的目标差不多,年增幅降到18%。

另外,他还针对对“央行超发货币43万亿元引发通胀”的观点发表了观点。他指出,央行发行货币有主动发行的、也有因为弥补不平衡而被动发行,而因为中国经济快速发展而且出现不平衡,所以央行被动的发行货币,比如动用基础货币购买贸易顺差中的外汇。

央行官员:货币政策不会急转向

随着央行近来频繁使用加息、“提存”等货币工具,市场有关货币政策由松转紧的猜测甚嚣尘上。央行调查统计研究部副主任顾铭德昨日表示,年内央行持续运用稳健的货币政策,对控制信贷规模和货币发行量是“紧了一点,但并不会转变过急”。

顾铭德是在上海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做出上述表态的。他同时表示,防通胀已经成为央行的目标和任务,而在现阶段,稳健的货币政策是一种多目标下保持综合平衡的回归常态的货币政策,不能单纯理解为紧缩。而此前亚洲开发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庄健也表示,今年相比去年的货币政策自然是偏紧一些,但仍不能定义为转向紧缩,紧缩是从货币供应量及新增贷款规模来衡量的,比如说目前M2是19%,降到13%-14%可能会紧缩,同时GDP及CPI增速也是重要的衡量指标。

不可否认,年内监管机构确实对银行的信贷规模进行了严厉的管控,从银根收紧到银信合作贷款转入表内再到此前对6家商业银行实行的差别化“提存”,主要在于2009年宽松的货币政策创造了9.6万亿元的“天量”信贷,使得银行风险增大。这也难以阻挡银行的放贷速度,不过按照3∶3∶2∶2的放贷比例,四季度的放贷余额已不多。另据了解,目前信贷投放量已经达到6.9万亿元,截至年底很有可能突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更是肯定地认为,今年国内银行业新增贷款“肯定会超过”7.5万亿元。庄健同样认为,如果未来两个月管控不够紧,年内很有可能超过7.5万亿元的放贷额度。

而对于明年的信贷规模,不少人士预测,可能会与今年相似,或略低于今年7.5万亿元的额度。即使信贷规模略降,也不能定义为“紧缩”。

由于10月份CPI数据的走高,市场潜意识可能会有“紧缩”预期。“预计11月份和12月份CPI仍然会持续上升。”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兼研究所所长陈东琪表示。另有人士认为,11月份CPI不会大幅回落,新一轮的蔬菜食品价格上涨可能仍保持在4%左右。未来的经济增速保持在9%-10%,CPI保持在4%以下,货币政策就不会太紧,仍会保持适度宽松,货币政策转向如同加息一样,是周期性的行为,不会在很短一段时间转变。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在连续四周的净回笼后,本周又重新向公开市场净投放资金740亿元,但分析人士表示,16日是商业银行上缴存款准备金的日子,市场冻结资金约为3300亿元,所以央行再度恢复投放资金,向银行体系输血,灵活的公开市场操作也表明央行货币政策不会转变过急。

中国回归稳健货币政策的三个理由

中国经济增速已从“回落”转为“回升”、通胀压力和资产价格泡沫使防通胀任务艰巨、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凸显阻止热钱流入压力上升,由此构成了当前中国货币政策由“适度宽松”转向“稳健”方向调整的三大理由。

央行有关负责人不久前警告说,央行不会放任通胀的出现。事实上,目前央行正在并且已经采取一系列应对措施,以确保当前快速增长的中国经济不会引发通胀风险,这是中国的货币政策从“适度宽松”向“稳健”方向转变的重要经济背景。

仔细观察,中国之所以将转向稳健的货币政策,最重要的理由是中国经济增速已从“回落”转为“回升”,对未来经济增长的预期或已发生改变,表明中国宽松政策退出的基本条件已经确立。

从近几个月来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波动趋势看,6月份PMI为52.1%、7月份 PMI为51.2%、8月份 PMI为51.7%、9月份 PMI为53.8%和10月份 PMI为54.7%,PMI——这一领先经济指标已从“回落”向“回升”方向发展,从而摆脱了市场之前对中国经济增长下滑的过度担忧,预示了中国经济企稳回升且增长势头依然强劲,全年GDP增长有望超过9%。

未来中国经济较快增长无虞,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对适度宽松货币政策退出的忧虑,及时从这一货币政策取向中抽身而出,可以避免因流动性释放过大而可能导致的经济过热、通胀加剧等宏观经济风险,有利于未来中国经济的稳定和持续发展。

事实上,应对未来通胀压力和资产价格泡沫,已成为当前中国转向“稳健”货币政策的另一迫切理由。因为,近几个月来的经济数据不仅改变了我们对经济增长的看法,而且还改变了对通胀的根本看法,防通胀已经成为当前中国宏观经济管理的一项重要任务。

在诸多经济数据中,消费者价格指数不断上升的走势尤为引人注目。数据显示, 7月份、8月份、9月份和10月份的CPI分别同比增长为3.3%、3.5%、3.6%和4.4%。另外,从7月至10月份的PPI走势也可看到价格上涨压力,并且近几个月来PMI指数中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也呈现出较快上涨趋势。这些情况,特别是CPI的快速上升,已经超出市场预期;再加上美元贬值导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引发输入性通胀压力,新一轮通货膨胀实际上已经降临中国。

在通胀压力不断上涨的同时,今年全年新增贷款或略超7.5万亿的调控目标值,这使得央行收缩流动性,转向稳健的货币政策似成必然。采取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加息和公开市场操作等方法来控制通胀压力和信贷增长,将有助于消除市场对通胀压力的过度担忧。

当然,美联储第二次推行量化宽松政策,无疑也促使中国央行加快了由“适度宽松”向“稳健”货币政策转向步伐的又一重要理由。

因为,量化宽松政策加大了中国经济运行的外部压力。量化宽松政策的再度推行,一方面导致美元持续疲软,美元贬值促使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向中国输入通胀压力。从PPI和PMI指数中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变化中可以看到这一压力已经呈现。另一方面美元贬值增加了中国对海外热钱流入的担忧。因为,量化宽松政策导致了美元疲软和流动性泛滥,给其他国家特别是给新兴市场经济体带来本币升值、资本涌入和资产泡沫等方面的巨大压力。其中,本币升值将危及这些国家的贸易和经济平衡,而资本流入及由此诱发的资产泡沫将危及它们的金融市场稳定。受美国实施量化宽松政策的巨大冲击,澳大利亚和印度意外加息,巴西和泰国等国则采取征税和资本管制来阻止热钱流入,其目的都是为了防止通胀甚至恶性通胀发生。所以,中国央行必须尽快采取措施防止国内通胀压力继续上升。

相关文章:

央视第一解读:央行为何九天之内两提准备金率摩根士丹利王庆:央行允许人民币进一步升值童第轶:关注通胀防备调控升温寇建勋:对市场短期影响不大刘德忠:利空银行结构性牛市继续易宪容:连续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对股市影响不大郭田勇:存款准备金继续上调的空间没有限制大成基金:准备金率连调预示未来紧缩步伐将加快谢国忠:中国通胀已经处于危机状态越早加息越好准备金率月内第二次全面上调冻结资金约3000亿

上海装饰网

上海老房装修公司

廊坊90平方房子装修